专访 杨牧石我在乎形式但反对形式主义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2022年3月12日,杨牧石的最新个展逆向复原在北京798的麦勒画廊,这个看起来有些未来感的标题,实际上是来自艺术家此前一次关于穿越的梦。而在下月初(4月1日),杨牧石又将在广州的K11,举办其华南地区的首次个展单面拼接。

被遗忘的褪色城市、变异的几何形体、冷硬又极富秩序感的线条、在错位中不断被切割与重组的空间片段……杨牧石在和自己不断较劲的过程中,将自己所观察到的现实,转换成不同质感与形状的几何形体,并在其中执拗地构建着自我宇宙中的精神秩序与物质规则。作为年轻一代的艺术家,杨牧石如何看待艺术?他对空间、形式和城市等概念有怎样的见解?

杨牧石,逆向复原展览现场,麦勒画廊

99艺术网:最早见到你的作品是消磨(2013-2016):你用三年时间,对不同材料进行切割、打磨和锐化等,最后所呈现出的结果是一组类似雕塑的形态,但对于创作过程的阐释却更像是行为艺术的方式,对此你怎么看?

杨牧石:做了三年,疯了三年,留下了一些黑色的几何体块。我的初衷是,做一些与痛、沉重、爱和死亡相关的东西。但事实上,这些东西与我的成长背景和生活经历紧密相连。通过对各类材料进行收集、处理和再处理,我搭建出了《消磨》,并组成了我2013年2016年的生活。

杨牧石 消磨, 2013 – 2016 木料、铝板和黑色喷漆 55 x 510 x 780 cm

99艺术网:你在2016年接受采访时,曾说支撑自己的创作理念是伤害,现在的你还认同这种说法吗?

杨牧石:爱会带来伤害,也将导致疼痛和死亡。当然,我也可以反思嘛。

杨牧石 焊连-片 , 2021 – 2022 不锈钢回收件 180 × 35 × 10.5 cm

杨牧石 焊连-片(局部) , 2021 – 2022 不锈钢回收件 180 × 35 × 10.5 cm

99艺术网:你也曾说自己比较质疑生产所带来的价值,你认为自己的创作是一种生产吗?

杨牧石:每当我进入车间,去执行那些反复推敲的方案时,我便会忘记我生活中的事、物和人。我沉醉于这种错误的工作方法,执迷于将各种动作、形式、材料进行毫无原则和道理的搅拌。

杨牧石 焊连-遗迹, 2021 不锈钢回收件 6件,最小尺寸:100 × 104 × 44 cm 最大尺寸:120 × 202 × 121cm 总尺寸:120 × 590 × 400cm装置尺寸可变

99艺术网:你在麦勒画廊的最新个展,为什么叫逆向复原?

杨牧石:两年多了,疫情还没有过去。在此基础上,又多了争端,衰亡与战乱。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自己降临于几十年前,玩儿了一把时空的穿越。

杨牧石 侵蚀II, 2021 泡沫、腐蚀性液体、丙烯 19件,最小尺寸:48 × 133 × 41cm 最大尺寸:124 × 126 × 93cm 总尺寸:124 × 658 × 460cm装置尺寸可变

99艺术网:焊连系列作品的基础材料都是不锈钢回收件,有些造型也很尖锐,给人一种冷静且秩序,但又非常疏离的感觉?这是你创作的本意吗?

杨牧石:我在焊接与打磨的过程中投入极大的精力与时间,试图把我对今天和明天的理解加入进《焊连-段》、《焊连-条》、《焊连-块》、《焊连-支》与《焊连-遗迹》之中。而在作品中所刻意呈现出的冷峻与秩序是令人悲伤的,也是无处不在的。

杨牧石 焊连-条, 2021-2022 不锈钢回收件 97 × 33 × 6cm

杨牧石 焊连-条, 2021-2022(局部) 不锈钢回收件 97 × 33 × 6cm

99艺术网:在如侵蚀II和焊连-遗迹等作品中,感觉你喜欢废墟和无用之物等意向,你是一个悲观的人吗?

杨牧石:对于艺术,我不悲观。在这里,我可以提出我所发现的问题。

杨牧石 侵蚀II, 2021(局部) 泡沫、腐蚀性液体、丙烯 19件,最小尺寸:48 × 133 × 41cm 最大尺寸:124 × 126 × 93cm 总尺寸:124 × 658 × 460cm装置尺寸可变

99艺术网:扭曲II这件作品,在展厅中表现的既抢眼又冷漠,为什么会创作这件作品?

杨牧石:《扭曲II》并不冷漠,它很忧伤,在一个角落里,独自哭泣。《扭曲II》是在《扭曲》基础上的推进。在本次的呈现中,我利用了三面墙体。在霓虹灯的安置上,我使用了12种线状结构的白色霓虹灯。这件作品来源于:当地铁开动时,窗户外的广告牌,在运动中形成了一道白光。

杨牧石 扭曲 II, 2020-2022,白色霓虹灯管,变压器,左墙: 385 x 420 x 9 cm, 中间墙: 390 x 520 x 9 cm, 右墙: 380 x 485 x 9 cm,装置总尺寸可变

99艺术网:你如何理解时间和空间?

杨牧石:我从2013年至今,创作了一些空间。

杨牧石 扭曲 II(局部), 2020-2022,白色霓虹灯管,变压器,左墙: 385 x 420 x 9 cm, 中间墙: 390 x 520 x 9 cm, 右墙: 380 x 485 x 9 cm, 装置总尺寸可变

99艺术网:看你的作品很像在看一个强迫症患者的收纳游戏,极端秩序又极端复杂,你在乎形式感吗?

杨牧石:确实挺强迫症的,一直在修改、矫正并和自己较劲。但是通过这些严谨的、认真的动作的累积后,确实赋予了作品一些形式。我在乎形式,但我反对形式主义。

杨牧石 焊连-块,2021-2022,不锈钢回收件,72 × 36 × 4.5 cm

99艺术网:你的作品都很素,你似乎不太喜欢有很多色彩的感觉?

杨牧石:我读本科的时候,强项就是对色彩的运用。但在近期创作中,我发现对形式的提炼与概括,能更准确地阐述观念。

杨牧石 焊连-块(局部),2021-2022,不锈钢回收件,72 × 36 × 4.5 cm

99艺术网:在与你相关的文本中经常会城市这个词,你如何理解城市?

杨牧石:我生在江西上饶,半岁到18岁在上海,19岁至24岁在北京,然后两头跑,当中还在黄山、南通、博野和景德镇工作过。所以,在这些城市的生活经历让我重新理解了城市。

杨牧石 焊连-段,2021-2022,不锈钢回收件, 102 × 52 × 12cm

99艺术网:你认为艺术有价值吗?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杨牧石:艺术是无功能的,而这便是价值。

杨牧石 焊连-段(局部),2021-2022,不锈钢回收件, 102 × 52 × 12cm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