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报道 新锐艺术家创纪录之夜嘉德2023春拍现当代艺术夜拍成交额超4亿元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https://img10.artimg.net/public/beian/jpeg/202306/8fc9f3943464c47a157110c97a4ddd58.jpeg/

2023年6月13日,中国嘉德2023春拍现当代艺术版块夜拍举行,包括“二十世纪艺术夜拍”、“当代艺术夜拍一”、“当代艺术夜拍二”,共计共 121 件拍品。 总交易额突破4亿元。 结合“20世纪及当代艺术”日场成交情况,嘉德2023春拍“20世纪及当代艺术”板块总成交额达到近4.45亿元。

夜店板块,“二十世纪艺术夜店”39个拍品,成交额1.44亿元,成交率84.6%; “当代艺术夜店Ⅰ”共23件拍品,成交额1.38亿元; 《当代艺术夜店II》拍品59件,成交额1.21亿元,成交率88%。

三大夜店共出品9首价值千万的作品; 超过10位新兴艺术家创下了销售纪录。 包括:邱晓飞、严冰、刘晓辉、宣善勤、季新、张阅伟、高露迪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二十世纪艺术夜展”板块,吴冠中的艺术专题收入超过6300万元; 《当代艺术夜秀一》由陈逸飞领衔,周春芽、刘野、张晓刚成交均过千万元; “当代艺术夜场” “夜场二”中,黄宇星的《九龙图》以2070万元成交领跑; 秦琪的《阿里巴巴一号》以391万元成交,双双创下个人艺术家第二高价。

/wp-content/uploads/2023/11/5c4b3910341e231048c6f2542c9290ba.jpg/

《二十世纪艺术夜总会》吴冠中艺术专题收入超6300万元

当晚“20世纪艺术夜展”率先落槌,拍品39件,成交额1.44亿元,成交率84.6%。

本季春拍中,“20世纪艺术之夜”推出了由7件精品组成的“吴冠中艺术专题”,5件作品成功易手。 本专题共获得成交额6313.5万元,其中《七彩仰天》以2875万元成交; 《红花楼》以1150万元成交; 《巴黎喷泉》以1058万元成交。

《七彩仰天》荣获本次比赛一等奖。 作品体量巨大,充分展现了吴冠中20世纪90年代末的艺术自信和创新精神。 对野花草草的剖析,形式元素的划分与重组,呼应了传统山水画中对自然面貌的反映。 艺术家的主观感受和个人风格具体地表现了风景的壮丽和体积。

《红花楼》和《巴黎喷泉》两部作品的销售额也成功突破千万元。 《红花楼》创作于1994年,此时的吴冠中已是举世闻名的大师,他的写生足迹也更加全球化。 1994年9月,吴冠中赴印尼考察写生,创作了一批难得的油画作品。 据吴冠中全集统计,总数不超过十件。 《红花楼》是其中罕见的大型油画,它见证了艺术家的宝贵经历。

《巴黎的喷泉》创作于1989年。1947年,吴冠中就读于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 阔别40年再次回到巴黎,70岁的吴冠中感慨万千。 与40年前对艺术一无所知不同,此时吴冠中对形式抽象美的研究已经从理论到实践融为一体。 作品《巴黎之泉》是吴冠中回到巴黎实践个人美学的绝佳范例。

此外,《飞流直下的瀑布》(1972)以862.5万元成交; 《大巴山》(1979)以368万元成交。

此次拍卖还成功拍出赵无极的两幅重要作品。 其中,创作于1986年的《18.6.86》以2070万元成交。 在这部非凡的杰作中,赵无极巧妙地将印象派对色彩和光线的敏感融入到其表现性的笔触中,豪放大胆,充满水墨韵味。 他熟练地泼、干、刷,表达内心的想法。 。 该作品使用相对较薄的油彩涂抹大面积的晕染,营造出一种自由、即兴、氤氲而朦胧的视觉氛围。 另一幅作品《06.10.69》(1969)以862.5万元成交。

其他几位20世纪大师:吴大羽的《美丽的花枝》以667万元成交。 朱德群的《抽象组合》以391万元成交。

其他值得关注的作品还有:方君碧的女性肖像《东方维纳斯》,以575万元成交。 何孔德的《论持久战》以552万元成交。

本次拍卖共拍出关良作品5件,其中4件成功成交,总成交额437万元。

成交破纪录的艺术家有:袁运甫的《青岛印象》以126.5万元成交,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谈花木的《影》以82.8万元成交,成为艺术家拍卖第二高价。

陈逸飞领衔的当代艺术夜店,多件拍品过千万

“当代艺术夜展1”集中呈现中国当代成熟代表性艺术家的作品,共23件拍品,成交额1.38亿元。

专场售价最高的作品来自陈逸飞的《长笛演奏者二号》。 起拍价2000万元,最终以2500万元成交,成交价2875万元。 另一幅作品《弹吉他的女孩》则以437万元成交。

此次推出的《长笛手2》完成于1991年,是《长笛手》的姊妹篇,也是该系列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与前作相比,《长笛手2》省略了画面右侧的乐谱,将整个画面聚焦在沉浸在音乐中的女音乐家身上。 构图更简洁、更深邃,形状自由,色彩传达感觉。 它们都是独立的,展现了他渗透到与理想比例相吻合的新古典主义结构中的艺术题材的创作。

在《长笛手2》中,画面看似非常简单,但如何在删除画面的同时仍能感受到构图的丰满,可见作者的巧妙之处。 一束主光从上到下照射进来,将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女音乐家身上,并在图像的不同部位形成弱而柔和的光影变化。 它不仅追求理想的结构比例,而且将服装的奢华与音乐结合起来。 高贵感完美融合。

本次拍卖也不乏不少拍品成交价超过千万元的拍品。

周春芽的《太湖石如玉》以1800万元起拍,最终以2530万元成交。

该作品创作于20世纪末的1999年。 这幅作品反映了周春芽当时的绘画创作心境。 那时,绘画不再是那个时代的主要艺术形式。 这是周春芽面临和要应对的现实和心理状况的一部分。 这也是太湖石系列诞生的背景。 这幅《太湖石如玉》是为当时的大型展览而画的。 它的出现不仅开启了一个备受好评的系列,而且直到今天,它仍然充满着一种顽强而自信的力量。 本次拍卖的另一幅作品《绿狗》以402.5万元成交。

刘野的《蒙德里安、迪克·布鲁纳和我》起拍价1300万元,成交价2070万元。

创作于2003年的《蒙德里安、迪克布鲁纳和我》融合了刘野创作体系中的诸多经典形象元素。 这也是他与蒙德里安和迪克·布鲁纳两位杰出艺术家之间跨越时空的杰作。 对话。 在这幅作品安静稳定的画面中,刘野用平面绘画将空间划分为多个区块,精神上内化了蒙德里安的几何抽象。 上壁的蓝色与蓝色的对比设计得非常精致,形成了浅蓝色、宝蓝色、深蓝色三个层次。 刘野充分利用同色调不同深浅的色彩,使色彩相随。 画中的形状产生微妙的光影变化。

张晓刚的《血缘系列·大家族第13号》起拍价1200万元,成交价1840万元。

《血缘·大家庭第13号》创作于1996年,是张晓刚“血缘”系列中标志性的母子照片,延续了该系列对历史和伦理关系的审视。 同时,作品中的人物更加中性,面孔被“克隆”,巧妙地展现了艺术家相对于《血统:大家庭》系列在审美风格上的转变,微妙但绝对至关重要。

此外,何多苓的《冬日男孩》以920万元成交。 王轶东的写实油画《易水河畔》以632.5万元成交。 抽象作品中,余友涵的《抽象2002-1》以402.5万元成交; 丁乙《穿越2006》以299万元成交; 另一辆“跨2008-30”则以115万元成交。 谭平的《无题》以92万元成交。

黄宇星、仇晓飞、秦琪带领众多新锐艺术家创下销售纪录

本季现当代艺术夜店的高潮来自于《当代艺术夜店II》,由黄宇星、邱晓飞、秦琪等领衔,众多新锐艺术家不仅拍出了高估数倍的成交价,还成功创下了新记录。 再次证明了新兴艺术家作为市场热点的吸引力。 本次拍卖共拍出拍品59件,成交额1.21亿元,成交率88%。

最大的亮点和黑马是黄宇星的《九龙图》,估价在550万到850万元之间。 该作品拍卖起始价为新台币480万元,迅速飙升至新台币1,000万元,再飙升至新台币1,600万元,最后以新台币1,800万元成交,成交价为新台币2,070万元。 此价格是最高估价的2.5倍,也是黄宇兴拍卖史上第二高价。

2米×4米的巨幅油画《九龙》(2016-2020)是黄宇兴历时四年多完成的成熟作品。 它的灵感来自于九龙墙,九龙墙依附于一座具有很高历史文化价值的古建筑。 这种龙与影壁相结合的珍贵物质文化遗产,被认定始于明代,现分布于北京、大同、五台山等地。 九龙壁作为古代综合艺术杰作,往往集釉烧、古代建筑技术、雕刻技术和审美内涵于一体。 犹如一幅将空间形状、装饰、色彩完美结合的三维图画。

本期封面作品:王兴伟的《无题(卖拐)》也备受关注。 该作品以943万元成交。 在这部作品中,王兴伟用巨大的尺度重新诠释了国人熟悉的春晚经典小品《卖绑匪》(2001)。 艺术家的手法充满幽默和趣味,让人忍俊不禁。 王兴伟的另外两幅作品《无题(旧电脑小集)》和《灯塔》分别以333.5万元和207万元成交。

邱晓飞的《透视》以598万元成交,成功打破艺术家拍卖纪录。 该作品创作于2004年,当时邱晓飞的创作重点是个人记忆与公共记忆的关系。 这些作品最终形成了他的首次个展“黑龙江盒子”,其中《透视》就是重要的一件作品。

秦琪的《阿里巴巴一号》以391万元成交,成为艺术家第二高的拍卖价格。 秦琪绘画的魅力来自于他对异域风景的个人想象。 2016年创作的《阿里巴巴一号》以宏大、巨大的尺度表现了一群在途中休息的旅人,将他们置于茫茫大海旁的沙漠中,仿佛在休息,寻找前进的方向。 我们很难从他们的服饰中辨别出他们生活的时代,这让观者在不断的“错位”中反思既定的历史观念,感受到一种“新历史主义”的神秘氛围。

颜冰的《土豆山水》以356.5万元成交,创下艺术家拍卖纪录。 从2012年第一张土豆散落在桌子上的图片开始,严冰不厌其烦地研究和描述了这个主题七八年。 然而,随着他的心情和认知的变化,他对土豆的描绘形式也在每个阶段发生变化。 无论是视角的改变,还是放置方式的改变,都是完全不同的。 此次拍卖的《马铃薯风景》创作于2017年,已接近该系列创作的尾声。 也是最大的非土豆群像作品。 看来只有无限放大才能承载重量。 力量在颜冰内心深处积聚。

本次拍卖的另一匹黑马作品无疑是吉鑫的《落地灯与鸢尾花》。 该作品估价35万至45万元,最终以200万元成交。 成交价为230万元,是最高估价的五倍多,并成功打破了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2020年创作的《落地灯与鸢尾》是吉鑫创作过程中罕见的大型作品,也是艺术家新的艺术突破的优秀代表。 画中的女子盘腿坐在沙发上,呈巴尔蒂斯式的姿势。 裙子下藏着的画册避免了色情,慵懒的姿势伴随着暧昧而着迷的眼神,还有画册封面上的马格利特。 《意想不到的答案》似乎又隐藏着另一个难以言说的谜团,仿佛醒来后还被梦的丝丝缠绕着。

张恩利的两幅作品也被拍出高价:2013年创作的《盒子》以506万元成交; 2015年创作的《浪潮》以437万元成交。

刘晓辉的《无题·三劳动行为(三联)》以253万元成交,宣善勤的《我在通州街公园(一套9件)》以207万元成交,创下了拍卖新纪录。艺术家。

其他销量破纪录的艺术家还有:张阅微、高鲁迪、尤进、臧坤坤、吴晨、张业兴、张继、侯子超等。

近年来,国内画廊的国际化布局愈发凸显,本次展览中加入了许多西方当代艺术作品。 乔治·巴塞利兹的经典倒立人物作品《红橙黄反转》起价700万元,最终以920万元成交。 AR朋克的《变一》以345万元成交。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