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净自悟顿悟成佛

我的心和《清净世界》系列

最近自己的《清净世界》系列作品得到了许多朋友的赏识,在嘉德在线也是这样,使我受宠若惊,诚惶诚恐;相信是我的心与朋友们的心有了信息的感应吧;也许更是作品的魅力;虽然有时候创作需要灵光一现;但更多的时候,每幅作品都是我经过深思熟虑进行创作的;更是佛的力量教导我要还愿给一直关心着我的朋友们;以更大的作画,感动自己和朋友们。

佛教所讲的心,大致有这样一些意义和指谓∶(一)“肉团心”,即物质的心。(二)“缘虑心”,主要是指精神活动中的意识内容。(三)“如来藏心”。(四)还有是核心、中心。佛教认为的心是动态的连续体,并非永恒的实体,从而也就破除了神我观念。然而它又强调心的功能和作用可以扩展到无尽的方面,且能延展到人的寿命终了之后,这又使心带有实体性的意义。佛教还认为,心有认识的功能和作用,同时也是人性的真正承担者,由此又可以说,心就是心性,心论也就是心性论。佛教通常就是从心性合一的意义上论心的。

从根本上讲,佛教是探讨人是什么,人应该怎样的学说,也就是探讨人的本来状态和应有状态的学说,即是探讨人存在的根本原理。这种理论集中到一点,就是关于人的本性的论说,即心性论。佛教最关切的是人类痛苦的根源以及解脱痛苦的途径,而对这问题的探讨又始终是与主体的精神世界问题联系在一起的。“心”作为众生主体性的标志,是成就佛果的关键。众生要成就理想人格,关键是要心灵世界获得解脱,实现自我内在的超越。

《清净世界》系列实际上是我对人生的理解;我的理想世界和大彻大悟后我的处世观念和哲学,还有对生活充满着美好的愿望和无限的感激。

如果还有别的含义,那也就是教育人们以去恶从善为准则的伦理学,去生活和工作,这也是建立在心性论基础上的。

其实我的《清净世界》系列所反映的是禅宗的“即心无心”的中心思想,也就是对外物不起分别之心。既“安心”。所谓安心,就是将心安住一处,使之达到安定寂静的境界。

相传有这样一个故事∶慧可初次见到达摩,就向达摩诉说自己内心纷乱如麻,很不安宁,乞求帮助安心。达摩立即回答说:“你把不安的心拿来,我来使你安心。”慧可说:“不安的心找不到啊!”达摩说:“我已经给你安心了呀。”这个故事是说,不要把心加以区别,不要以为有与心相对立的不安的心,只要破除了心的分别相,也就是无心了。

《清净世界》系列所要表现的是我的平常心,所谓平常心是无造作,无是非,无取舍,无断常,无凡无圣……

所谓“平常心”是指所有人先天具有的,不有意造作、不作分别的本心,是不偏颇任何一方的整体心,也就是众生日常现实的心。平常心具有先天性、整体性和现实性的特征。平常心见于日常的行住坐卧等起居动作。“平常心是道”,是说平常心就是佛的境界。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我始终认为无事是贵人,但莫造作,不造作的平常心是人的真正本质,无事就是贵人,就是佛。

在《清净世界》系列的创作中,我都在努力追求美好的精神境界,塑造崇高的灵魂,以满足人的心灵需要。禅宗和《清净世界》系列艺术创作也都具有灵感思维、形象思维、想像思维等共同的思维特性。

重视自心的领悟,便能达到绘画创作的最高的灵魂境界。禅宗认为,佛法真理,宇宙实相,人人心中本自具有,主张性净自悟,顿悟成佛。

唐以来一些画家认为绘画如禅理,禅须悟,画也须悟。唐代著名诗人、画家王维居士认为自心作用是无限广大的,他说∶“欲问义心义,遥知空病空,山河天眼里,世界法身中。”这种超越物质存在和时空界限的清净心,可以吐纳山川,涵括宇宙,从而达到万法在我,我即万法,也即心物一体的最高境界。一些文人画家推崇禅的“一超直入如来地”的思想,也主张“一超直入”的顿悟,以契于至理,意定心静,泼墨挥洒,从心所欲。绘画体现了画家的心性修养,心灵体验。画卷正是画家清净自心的外化,是自心顿悟的体现。

我的《清净世界》系列追求恬淡空寂的意境。如禅宗所宗奉的《金刚经》说∶“一切有为法,如梦似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我的《清净世界》系列是在画禅境,画就是禅。

感激理解和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

希望我们的心灵永远是用善良的节奏一起跳动的!

阿若巴扎那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