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重磅文件数字藏品迎来政策红利期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艺术品市场最新新闻_艺术品市场最新消息_最新艺术品市场动向/

据新华社北京5月22日电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实施的意见》( (以下简称《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

《意见》明确,到“十四五”末,基本建成文化数字基础设施和服务平台,形成线上线下融合、互动、立体的文化服务供给体系。将形成覆盖。 到2035年,建立物理分布、逻辑关联、快速链接、高效检索、全面共享、重点集成的国家文化大数据系统。 中华文化全貌将呈现,中华文化数字化成果将由全民共享。

《意见》还提到了几个关键信息:

1.鼓励各类主体依托全国文化网络,共同建设文化数据服务平台。 2.加快文化产业数字化布局,培育一批文化数据采集、加工、交易、分发、呈现等领域的新型文化企业,引领文化产业数字化建设方向。 3.提供文化资源数据和文化数字内容撮合交易、支付结算等服务”和“支持法人和公民个人在文化数据服务平台开设数据超市,依法合规开展数据交易”

不少数字收藏行业从业者看到该文件后欢呼雀跃,认为“二级市场全面开放的时机已经到来”,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意见》对于数字馆藏行业有何意义? 《意见》对疏藏二级市场有何意义? 《意见》中的数据交易与数字馆藏二级市场有何不同?

火讯财经采访了多位知名专家并给出了专业解读意见。 以下为嘉宾要点总结:

肖飒(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一、《意见》对提升数字收藏产业文化价值具有积极作用。

2、数字馆藏二级市场业务属于许可业务,不能由寄售平台、发行平台本身或SPV公司完成。

3、“文化数据交易”不等于“数字藏品交易”。

陈晓华(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首席数字经济学家、北邮科技园元界产业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

1、国家鼓励创造数字文化消费新场景、激发文化消费潜力的同时,监管体系也将逐步完善。

2、二级市场流通方面,未来可能需要联合文化产权交易所、金融持牌机构等金融持牌机构进行创新探索。

石兴国(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Hyperchain创始人、中科红旗Linux公司原副总裁、软件研究所互联网实验室原总工程师、中国科学院)

1、《意见》的出台意味着更广阔的市场空间,同时也意味着标准化的方向更加明确。

2、数据交易不对应数字馆藏的具体概念,也不对应二次交易的具体形式。

于佳宁(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界产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委员会联席主席、霍大学教育校长、中信出版《元界》作者)

1、《意见》意味着数字馆藏行业发展的政策红利期即将到来。

2、在行业安全、合规、可持续之前,数字藏品二级市场的全面开放暂时无法实现。

吴俊杰(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区块链发展研究院数字经济研究员)

《意见》的发布,意味着国家队将进军数字藏品、元宇宙+数字文化等领域。

2、国家加强对数字馆藏行业监管执法的信号。

【专访全文】

小飒

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一、《意见》对提升数字收藏产业文化价值具有积极作用

2、数字馆藏二级市场业务属于许可业务,不能由寄售平台、发行平台本身或SPV公司完成。

三、“文化数据交易”不等于“数字藏品交易”

《意见》提出的八项重点任务提出培育数字文化消费新场景,大力发展线上线下融合、线上呈现的数字文化新体验。 同时提出加快文化产业数字化布局,培育一批文化数据采集、加工、交易、分发、呈现等领域的新型文化企业,加强文化数据监管元素交易市场。

上述任务很容易理解为国家即将全面开放数字藏品交易二级市场。 这里必须明确两点:第一,数字藏品交易的二级市场不是监管的最终目的; 其次,文化数据交易和数字馆藏交易不能简单等同。

数字藏品交易的二级市场从来都不是监管的最终目标。 我们首先要明确的是,二级市场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首先,开放二级市场不存在重大法律问题。 关键是这项业务是许可业务,不能由寄售平台、发行平台本身或SPV公司来做。 其次,截至目前,37号文和38号文仍然是数字馆藏二级市场的法律底线。 在各省保留的各类交易所中,基本上没有发现能够彻底阻断刑法第225条非法经营罪的许可证。 最后,国家对数字藏品二级市场采取极为谨慎的态度,根本原因是为了防范数字藏品金融化带来的相应金融风险。 这一点在《三协倡议》中也得到了进一步明确。 因此,单纯讨论《意见》是否意味着国家将全面开放数字藏品二级市场是没有意义的。 《意见》聚焦文化强国战略,是否开放数字藏品二级市场是金融监管领域的问题。

文化数据交易和数字藏品交易可以划等号吗? 我们认为这是值得怀疑的。 “数据交易”这个词并不陌生。 事实上,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全国统一市场建设的意见》中,就已经提出加快培育统一的技术和数据市场,建立和完善全国统一市场。完善数据安全、数据权益保护、数据交易流通的基础制度和标准。

此前,202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系和机制的意见》就曾明确提出,数据已成为五大要素之一。主要生产要素,随后的《数据安全法》也明确规定,国家必须建立数据交易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数据安全法》第三条第一款明确了上述文件中“数据”的定义,即“所谓数据,是指以电子或者其他形式记录的信息”。方法。”

因此,对数据交易的简单理解是:各方掌握或控制的任何电子或其他信息记录以一定的形式、有偿或无偿的形式在不同主体之间进行交易的行为。 实践中,数据交易的主体都是数据的生产者和处理者,也以企业单位而非个人为代表。 从这个意义上讲,数据交易可以打破数据持有者上下游产业链的壁垒,有利于构建全要素流通的统一市场。 这显然与数字藏品交易的特点有很大不同。 因此,我们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数字馆藏就是“文化数据”,数字馆藏的交易也不能算作上述意义上的交易。

陈晓华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兼首席数字经济学家

北邮科技园元界产业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

文化产业数字化是文化与科技深度融合的集中体现。 《意见》“十四五”末,文化数字基础设施和服务平台将基本建成,形成线上线下互动一体化、立体覆盖的文化服务供给体系。 ,这对符合科技创新属性的数字文化企业的发展发出了积极的信号。

《意见》第八条明确提出“构建文化数字治理体系,完善文化市场综合执法体系,加强文化数据要素市场交易监管”。 这意味着,比如未来,数字藏品的铸造、发行、销售、流通等各个环节都可能受到监管干预。 数字藏品的法律性质、交易方式、监管主体、监管方式将逐步明确,建立中国式的规则和标准。 数字馆藏市场将迎来有序健康发展。

在二级市场流通方面,文化财产交易所和金融持牌机构等联合金融持牌机构未来可能需要进行创新探索。

于佳宁

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界产业委员会常务理事

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联席主席

火大教育学院校长

中信出版《元宇宙》作者

一、《意见》对数字馆藏行业的意义

《关于推进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实施的意见》的发布,极大促进了数字馆藏产业的发展。 《意见》提出的八项重点任务中,五是培育数字文化消费新场景,大力发展线上线下融合、线上与现场相结合的数字文化新体验; 七是加快文化产业数字化布局。 在文化数据采集、加工、交易、分发、呈现等领域,培育一批新型文化企业,引领文化产业数字化建设方向。

数字馆藏是通过区块链技术将前沿数字技术与前沿IP文创融为一体的新业态。 为数字文化IP资产化提供保障,推动新时代数字文化主流化、发展繁荣。 未来,在元宇宙中,一切都可以成为“价值机器”,通过上链赋能一切。 基于区块链的NFT(不可替代数字资产)技术将实现数字文化IP的资产化和经济保护,甚至可以架起物理世界资产和数字世界资产之间的桥梁。 可以说,数字馆藏对于《意见》任务的完成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意见》还要求,加快研究制定文化数字化建设标准,健全文化资源数据共享动态机制,研究制定支持文化数字化建设的产业政策,落实和完善金融支持政策,部署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国家重点实验室等国家科技创新基地支持符合科技创新属性的数字文化企业在科创板上市融资,推动文化相关学科建设数字化,用好产教融合平台。

这预示着数字馆藏行业发展的政策红利期即将到来。 未来,文化数字化建设政策将在全国各省市迅速涌现。 在地方政策推动下,数字馆藏相关投资和创新资源将快速聚集,产业快速发展。

二、《意见》对数字藏品二级市场的意义

于佳宁:《意见》中提到的交易主要是文化数据的收藏、加工和交易分发,这与数字藏品二级市场的交易有所不同。 从总体法律框架来看,各国对数字藏品等新的数字资产形态的监管尚未完全明确。 因此,它面临一定程度的合规问题。 我国对数字藏品二次交易的限制尚未改变。 。

而且,数字馆藏的发展仍处于早期阶段,大多数数字馆藏的价值还没有普遍接受的衡量标准。 因此,炒作、炒作,甚至欺诈、传销、非法集资等行为都可能发生。 尽管当前大多数数字藏品平台严格限制了数字藏品的二级交易功能,但仍存在交易市场管理不严、风险防控不够等问题。 因此,我认为,在有有效的监管、行业安全、合规、可持续的情况下,数字藏品二级市场的全面开放暂时不会实现。

三、《意见》中提到的数据交易与数字馆藏二级市场有什么区别?

正如问题2所述,《意见》中提到的数据交易是文化产业的数据要素,而不是数字馆藏产品。 当前,数据已成为数字时代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之一。 数字藏品二级市场更倾向于商品的二级交易,无法与数据要素的重要性相提并论。

与传统生产要素相比,数据作为生产要素具有独特的属性,如易复制、价值聚合和多样性、价值认知多样性、交易关系从买卖关系向租赁关系转变等特点。 数据要素作为我国的通用资源,具有巨大的开发潜力。 加快培育文化数据要素市场,实现数据要素高效配置,是推动文化数字化发展的关键一环。

数据红利将是继人口红利之后的第二波要素红利。 数据已成为新型数字化生产要素。 它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传统生产要素的数字化一起,构成新时代新的生产力,推动人类社会进入数字经济新领域、新阶段。

石兴国

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获得者

超链创始人

曾任中科红旗Linux公司副总裁

原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互联网实验室总工程师

一、《意见》对数字馆藏行业的意义

《关于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意见》是国家在战略层面对文化生产要素的具体发展思路。 除了对加强数字基础设施的进一步要求外,还肯定了文化数字化的生产和消费、协作、交流和创新,鼓励文化机构转型,鼓励金融、资本等多方参与。 这意味着文化产业中国的数字化未来受到国家关注。

对于数字馆藏行业来说,这意味着更广阔的市场空间,但也意味着更明确的标准化方向:即必须在国家总体文化政策的指导下有序发展,以提升国家文化水平为目的。文化软实力。 数字馆藏作为数字文化的一部分,要把握好行业定位,充分发挥要素作用,为国家文化建设贡献力量。

二、《意见》对数字藏品二级市场的意义

《意见》不能这样解读。 《意见》鼓励文化数据协作和交易,更多的是对文化基础设施和服务能力的要求,以及监管的可预见部署要求。 文化数据的协作和交易是一个更大的范畴,它不对应于数字馆藏的具体概念,也不对应于二次交易的具体形式。

更不用说全面开放了。 可以肯定的是,数字藏品作为文化产业的有机要素,在未来的数字战略中将获得越来越清晰的定位,并逐步在标准化场合进行交易和交换。

三、《意见》中提到的数据交易与数字馆藏二级市场有什么区别?

文件中的数据交易是指国家文化大数据系统内的各类数据生产要素,包括各类文化作品的原创作品、数字衍生品、数字版权等文化资源数据。 这些生产要素是整个文化产业的运行基础。 这些生产要素的交易可以更大程度地激发市场协作的深度和效率。

数字馆藏更多的是文化消费的一个属性。 规范的二级市场将使文化消费市场更加活跃,为文化生产者提供更加清晰的市场预期。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本质上,文化数据交易和数字馆藏之间的关系更像是大海和小鱼之间的关系。

吴俊杰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区块链发展研究院数字经济研究员

一、《意见》对数字馆藏行业的意义

该文件的发布充分体现了国家对未来文化数字化战略发展的高度重视。 《意见》不仅明确了文化数字化发展目标,还提出了八项重点任务。 从这八项重点任务中的第七项来看:“加快文化产业数字化布局,在文化数据采集、加工、交易、分发、呈现等领域培育一批新型文化企业,引领文化产业发展方向。”文化产业数字化建设”,文件中提到“支持符合科技创新属性的数字文化企业在科创板上市融资”。 可见国家对这种新型文化企业的发展是支持和鼓励的。

当前数字馆藏产业蓬勃发展,对文化数字化发展也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因此,我们团队认为,这份文件的发布可以视为国家支持数字馆藏行业发展的积极信号。 不过,该文件还提到“形成中华文化数据库”和“形成全国文化网络”。 我们认为,这份文件的发布意味着国家队将进军数字藏品、元宇宙+数字文化等领域。

同时,文件还提到“构建文化数字治理体系,完善文化市场综合执法体系,加强文化数据要素市场交易监管”。 我们认为,这份文件透露出国家将加强对数字馆藏行业监管执法的信号。 。

二、《意见》对数字藏品二级市场的意义

文件提到“构建文化数字治理体系,完善文化市场综合执法体系,加强文化数据要素市场交易监管”。 我们认为,该文件并不意味着数字藏品二级市场交易的全面开放,而是释放了加强二级市场交易执法和监管的A信号。

同时,由于数字藏品存在二级市场交易,相应的数字藏品平台就会具有“交易”的性质或功能。 在这种情况下,数字馆藏平台仍应严格遵守2011年11月国务院、国务院办公厅的规定。2012年7月,《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决定》 《关于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通知》(国发[2011]38号)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2]37号)是两个规范性文件仍然有效,且不提供中心化交易(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连续挂牌交易、数字收藏交易标准化合约。 交易等服务的合规要求。

3、《意见》中的数据交易与数字馆藏二级市场有何不同?

文件中提到的数据交易并没有具体说明是“一级市场交易”还是“二级市场交易”。 理论上,可以同时包括一级市场交易和二级市场交易。

但对于数字馆藏二级市场交易来说,文件中提到的数据交易并不意味着数字馆藏二级市场自由化。 数字藏品二级市场交易就现有法律法规而言并非完全不可能,但应严格遵守国务院、办公厅38号文、37号文的合规要求国务院分别于2011年11月和2012年7月,严格限制数字藏品属于商品属性范畴。

最新艺术品市场动向_艺术品市场最新消息_艺术品市场最新新闻/

海量信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