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艺术考研热点中国美术史的疏体与密体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中国画风格术语。 就降低描绘图像所用画笔的复杂程度而言,较简单的画笔称为“稀疏风格”,较复杂的画笔称为“密集风格”。

疏、密两种风格体现了不同的绘画风格。 这种风格对比从东晋到隋唐就已经存在。 南朝张僧繇、初唐吴道子画笔简朴疏,谓之“疏风”; 东晋顾恺之、南朝陆探微作画工笔工细,谓之“浓风”。 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录》中总结道:“顾、鲁之神,不能见其期,谓之工笔;张、吴之妙,笔画一二,图像已响应,与点分离,常可见缺陷,这就是所谓的笔触不圆但意义是圆的。如果知道画有两个身体,密度和密度,你可以讨论这幅画。” 张彦远对唐代以后绘画中疏疏两体的总结和阐释,对风格的追求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尤其是在山水画领域。 这种密密麻麻的风格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例如明代沈周、文征明等人画法中的“粗笔”和“细笔”就已出现。 ”以及其他风格差异。

图片/

“舒体”绘画风格的出现,也不可避免地与其时代的外部历史环境和士大夫主导的文化背景有关。 名教观念逐渐被人们抛弃,取而代之的是对自然的追求,对人性本身自由的追求。 存在多种想法并存的情况。 《舒体》在抒情感情的表达上似乎更加直接和强烈。

·曹步行的继承与创新

曹步行、谢何评价其画作“观其品格、性格,其名不虚”。 他对自己的画作非常积极。 他善于突破传统、创新“教书济民”的政治效果。 这是非常大胆的。 放弃共同共识理念进行改革创新并不容易。

图片/

他不仅带来了佛教教义,还带来了西方国家的佛教绘画,并对其进行研究和临摹。 它吸收了西方佛教绘画的形式和技法,但不拘泥于外国绘画的风格。 它融合了传统形式、个人审美情趣、个人表现手法,形成了独特的绘画风格,对后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继承了“古画”粗犷、古朴的风格。 谢何记载:“江左画师吴氏,用五千尺帛画肖像,心快手病,不一会儿就画完了。头、脸、手、脚,胸、肩、背都是按比例绘制的。由此可见,他的画继承了前人画作的粗犷、朴实、生动,但又发展了前人所不能达到的写实描绘,虽然有没有后来的魏燮、顾恺之等人,细致而不失规模。

许嵩的《建康实录》中也有几乎相同的记载:“曹操以敏锐的心思和手部的动作,做了一幅巨大的肖像,不一会儿就完成了。” 他的“化笔为蝇”可以充分说明他可以实现对物体的写实描述,但对于绘画他似乎不愿意做这样的描述。因此,他可以说是简到简的重要过渡人物。秘密。

其绘画价值不容忽视。 对后来“密密麻麻”二体的形成起到了重要作用。 我们看到他们的外在表现是及时行乐、无拘无束、放荡不羁,而他们内心对精神的渴望则成为那个时代的最高标准和原则。

图片/

·张僧繇的绘画风格不同于“近身”风格

张僧繇,吴(苏州)人,曾任右军将军、吴兴太守。 擅画人物、肖像、道家、山水、花鸟、走兽、草木、神话等,为“六朝三杰”之一。 多佛雕像绘画。 唐代有人曾指出:“梁武帝祭祀尧僧,以多生装饰佛寺,作画”。 佛画吸收了天竺的画法,用朱、绿、绿勾勒出凹凸的花朵,营造出“远看眼晕,近看平平”的效果。 ”。

曹步兴借用外国绘画开辟了新天地。 他还吸收了天柱画之美,创造了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这就是“短面彩”的“张家风格”佛像。 这对中国人物画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得肉”是指他所画人物的韵味和美感,对隋唐时期的人物画影响很大。 他的成就还在于他的勤奋。 只有日夜作画,才能创造出非凡的成就。 他创造了一些与别人不同的东西。 当时占主导地位的“顾、鲁”绘画的“密体”,历史上称为“疏体”。

他创造了一种素描式的白描手法,参考了魏夫人《笔阵图》中的书法毛笔,尝试创造出一笔一笔的表现手法。 这种粗犷、笨拙的画法,在帛画中也可见到。 虽然构图和画貌看上去十分精致,但由于时代能力的限制,基本上都是图像简单,场景宏大,装饰感较强。

笔力有力,形象流畅简洁。 在继承传统“表现力”的基础上,笔墨技巧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笔画不规则的“疏风”绘画的形成,丰富和拓展了以往的绘画原理。 他只有日夜作画,才能创造出非凡的成就。 他创造了一种与当时占主导地位的“顾鲁”风格不同的“密集风格”。 “体”画历史上称为“舒体”。

图片/

他创造了一种素描式的白描手法,参考魏夫人《笔真图》中的书法用笔,力图在每一笔的表情中营造出一种“钩戟利剑”的神态。 笔力有力,形象流畅简洁。 在继承传统“表现力”的基础上,笔墨技巧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笔画不规则的“疏风”绘画的形成,丰富和拓展了以往的绘画原理。 这是对他的绘画成就和绘画风格非常恰当的评价。 这种画法开辟了后世的写意画。 “疏风”绘画现已形成,只有这样才能将令人满意的绘画特征正式搬上舞台。

·“吴家风”的意义和影响

吴道子小时候家里很穷,但他对绘画很感兴趣。 后随贺知章、张旭学习书法,未及格。 此后,他努力学习绘画,逐渐掌握了绘画艺术。 由于他的勤奋好学,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能够欣赏绘画之美,而且画得很好。 曾任小吏,后任夏丘县尉。 他一生生活在盛唐。 他的画代表了当时的社会状况和人文背景。 在中国历史上,他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

他被后人尊为“画圣”,其画被誉为“武当当派”,足见他在绘画方面的高度成就。 原因之一在于他的笔法创作,追求“疏风”绘画的审美倾向。 写意画中也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而且在写意画中似乎更为明显。 画面中无论是构图还是对画物的描绘都非常简单。 他的画在现代绘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图片/

曹有争议,一般指曹仲达。 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他的文笔刚正、飘逸。 后人将他和张僧繇的画称为“疏体”,以区别于力度轻微、连续性严密的“密体”。 他的画风被唐代、宋元时期许多画家模仿、学习。 最重要的是,他还用简洁、清晰的绘画方法来表达他对物体的理解和对自己的情感表达。

吴道子的画风被唐代、宋元时期许多画家模仿、学习。 它在很多方面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最重要的是它所传达的不拘一格、富有表现力的绘画风格。 他提出了初步、完整的绘画理论体系框架,成为评价绘画质量的标准。 与此同时,以线条为主要形式的书法也在这一时期得到充分发展。 绘画自然地表达了这种优雅和不羁。

不羁、放荡,如“竹林七贤”那样潇洒不落俗套,优雅知足的神韵恐怕在那个时代绘画的“疏风”中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这幅粗犷而充满活力的画,直到韦谢才变得写实、精致。 延续到魏晋南北朝,这一时期虽然以战乱频繁为特点,但却形成了一个思想开放的时代。

李公霖画风

李公霖善于鉴定古钟、古鼎,而且学识渊博,学识渊博。 画中无论人物、鞍马、花鸟,无所不能。 因此,他深谙古法,才能大胆创新,成为自己的品牌。

图片/

北宋道教阐释和人物画中,武宗元颇负盛名。 他的《朝元仙战》是一幅白色的绢本图画。 它描绘了道教帝王神灵迎接最高神圣祝福的旅程。 线条密集有序,水盾条是这样画的,衣服和腰带飘扬,似乎是壁画的样本。 人们向往更好、更细致、更真实的绘画效果。 向百花的独立和大发展迈出了一大步。

他擅长画人物,所画的人物多为历史人物和佛教人物,并创造了新的形象,如具有北宋纯正文人气质的维摩诘的雍容华贵,以及对人物形象的描绘。维摩诘与文殊菩萨相对。 坐时,菩萨形象美丽。 采用单线勾勒画法,笔法工整淡雅,画风清朗淡雅。 他尤其擅长画鞍马,其代表作是《五马图》。 画中有五匹大马,由五个人拉着。 五马皆以墨线勾勒。 笔法简洁,画风淡雅,人物描写也十分简洁明了。

两者所使用的单线勾勒技法在中国画中都占有重要地位。 它可以表现物体的形状、质量、运动、空间等。 它是对文学艺术自身规律和审美形式的总结和探讨。 吴道子的画风被唐代、宋元以后的许多画家所模仿和运用。 它在很多方面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最重要的是它所传达的不拘一格、富有表现力的绘画风格。

他的技法简洁,继承了古代的传统风格,画法简单而令人满意。 与上一代有成就的画家一样,他善于绘画创新。 从他的画中不难看出前人的精神,但并不像他的画那样酣畅淋漓、放荡不羁,而是具有明显的宋代文人画雅致特征。 他塑造的人物真实而鲜明,富有概括性,笔法简洁,富有概括性。 深受后人推崇,影响深远。

图片/

受其绘画概括简洁的影响,南宋梁楷创作了“简画”,这是一种将画面的对象和构图缩减到极致的画法。 这种画法开辟了后世的写意画。 就是说,几笔仓促的笔触,一种不注重相似而注重传达意义的绘画形式。

图片/

对于密集人体画的出现,无论是从画体的特点来分析,还是从其他文化对其的影响来分析,很大一部分原因都与六朝特殊时代背景的影响密不可分。 社会的发展变化,促使整个社会的民族心理发生变化。 国民心理的变化会引起整个社会对美的追求和美的巨大变化。

相信每一个读过六朝历史的人都会给六朝这样的定位:动荡、个性、觉醒。 动荡的个性和觉醒的诱惑。 六朝时期,战乱不断,政治动荡。 混乱的东魏只存在了117年。 西晋短暂统一之后,又发生了“八王之乱”,“尸骨暴露于野,万里无雄鸡报晓”。 东汉曹操留下的这首诗,用来形容六朝的混乱时期再合适不过了。 政权的频繁更迭,带来了贵族家族的纷争,不少文人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严酷的客观环境给六朝文人带来了更多的生存压力和精神痛苦。 原本想在政治舞台上一展才华的他们却没有施展才华的地方,或者成为了掌权者手中的棋子。 他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甚至他们的家人也处于危险之中。 这种情况让他们产生了深深的幻灭感,一种担忧和悲伤的情绪弥漫在他们的心头。 他们感叹社会的黑暗、人才的匮乏、人生的无常、人生的短暂。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觉:“遇到什么事情,无缘无故怎么能得到呢?” “你不会很快老”和“不到百岁,永远担心一千岁”的想法。 这些激烈的情感冲突使当时的人们开始觉醒本体意识。

人类个体的觉醒、人们对个体精神的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都需要通过形式来表达。 这种形式上的探索,也是“文学的觉醒”。 “文学的觉醒”并不是单纯指文学的觉醒。 也指文人喜爱的一切文化艺术形式的觉醒。 隐居山林,是一种“文艺”。 并行的散文和优美的诗歌都是一种“文学”。 美丽的骨骼和清晰的肖像也是如此。 “文”是个体独特精神的体现。 在魏晋南北朝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由于人们个体意识的觉醒,对个体意识表达的形式要求,也由于这种在艺术上追求个体独立性,当时的人们到处寻求新奇和独创性。 例如,文学上有“李写百言,争一句妙”、“一韵奇,争一字巧”等说法。

画中有“每一笔,每一笔都怪异”、“每一笔都新颖”等字样,可见当时人们个体意识的表达,在形式上是“争奇斗技”。形式是当时人们在艺术创作时特别注重的一个因素,甚至形式也成为了艺术创作内容的一部分,“文化”的风潮席卷了整个六朝时期。

图片/

在艺术领域“求新”、“求技”的艺术要求下,人们对艺术形式有了不同的追求,这就导致了绘画领域出现了一种新的艺术形式——疏疏。

魏晋时期,玄学盛行,并受到玄学人生观的影响。 魏晋时期的文人和官员尤其重视人物和物品。 形而上的人生观有两个基本特征:一是人性要求个性自由,二是追求形而上、朴素的人生志向。

从魏晋形而上人生观中的人格色彩和生命意向可以看出,魏晋时期人们的本体意识比东汉进一步觉醒。 人们更加注重个人世界的自由,反对外界物体的束缚,更加注重个性的表达。

一个人的才华可以通过外表表现出来。 在汉代,这种“神”还是以“诚”、“勇”、“仁”、“智”等美德为基础的。 这种重道德的思想倾向,与汉代儒家思想的统治地位无关。

图片/

玄学对人们的物物产生了更为直接的影响,这使得魏晋的物物与汉代的物物有两个不同的特点:一是魏晋的物物更加注重玄学。 “情感”; 其次,魏晋时期的器物重形轻形。 强调“情”就足以从审美意义上理解“祌”,这也体现在形而上的人生观上,打破了东汉重道德评价人物的范围。 《世说新语》中也有很多关于“爱”的词语,如“才”、“情致”、“爱深”、“爱”、“爱太多”等等。

它深受汉赋的影响,强调“物”,语言严谨,但骈文比汉赋更加华丽、精致。 内容上还十分注重句型的对立、语言的韵律和韵律、官方典故的运用。 从骈文的特点来看,可以说形式是骈文的生命。

图片/

楚有一定的意义。 与岩画、青铜器一样,大多数图案都带有巫术性质。 陶器上的图案有的具有叙事性质,有的还具有巫术性质。 汉代以前的绘画基本上是无意识的绘画。 直到顾恺之的“表现论”和他的“近体”绘画进入绘画世界,绘画开始走向自我意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为艺术而艺术的阶段。

顾恺之之前的魏晋绘画继承了汉代绘画。 大多是出于政治道德警示的目的。 人们只是把绘画作为宣扬教义、政治要求、道德标准的附属品。 他们对个体意识把握不够,处于无意识状态。 的艺术。 例如,肖像石、肖像砖的出现就是因为丰富的墓葬制度的需要。 这类以说教为主要目的的绘画,只需传达所要表达的意义即可。 至于精致度、表现力、是否符合个人审美感受,这些都不重要。 当时画画的人都认为。

顾恺之之后,绘画开始发展并体现魏晋精神和风格。 通过细节的表达,捕捉人物神韵,从而达到传达精神的目的。 这也是魏晋南北朝绘画本体意识的觉醒。 。 同时,这一时期顾恺之对“表现论”的研究和王维“绘画不限于艺术,而成为‘意’风格”的说法,都证明了绘画逐渐成为对政治的依附。 、思想、道德、伦理和文学作品。 它脱离身份,具有独立的社会地位,以审美为目的,具有美的意识,成为美的对象。

与此同时,随着绘画地位的提高,画坛中涌现出一批艺术家。 他们在技法的研究中不断钻研绘画技法,总结新的绘画理论。 这促进了密宗绘画的成熟和发展。 影响。

图片/

结尾

NO.1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