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勒斯和水神因显被移出英国画廊 接着会轮到毕加索吗

《海勒斯和水神》的确不是名家大作。但如果它都被移出了画廊,下一步会不会轮到提香和毕加索的画?

从道德角度来看,艺术创造力从来都不是纯洁无暇的。约翰·威廉·沃特豪斯的《海勒斯和水神》。图片来源:Manchester City Galleries

曼彻斯特艺术画廊表示,他们已将约翰·威廉·沃特豪斯(JW Waterhouse)创作于1896年的画作《海勒斯和水神》(Hylas and the Nymphs)移出了展览区。据画廊介绍,此举目的是为了推进对话。不过,他们所谓的对话只关乎一件事:博物馆应该以观点为标准来审核艺术品吗?

如果你还相信人类社会的进步,那么问题的答案就应该只有一个。

将《海勒斯和水神》撤下并非什么趣闻。相反,这一愚蠢之举终将被钉上历史的耻辱柱。英国《1988年地方政府法案》第28条(Section 28)反对媒体、学校等机构对同性恋进行正面宣传。而在1960年,当局也曾经因为企鹅出版集团出版《查泰莱夫人的情人》(Lady Chatterley’s Lover)对其提起诉讼。在这样的环境下,一套审查制度应运而生。

这群清脑子中想象的美好无瑕的乌托邦世界,是一个六十多年、重回压抑和伪善的年代。不管你喜不喜欢,性表达自由都是现代社会伟大自由的重要组成部分。即便是年纪很大的维多利亚时代怪人,也有权利用朦胧隐晦的笔法画出古希腊神话中的美丽女子。

《海勒斯和水神》的确并非名家大作。且在我(指英国艺术评论家Jonathan Jone)看来,画家用稍显的方式表现希腊神话,手法堪称愚蠢。如果我们就站在这幅画面前,我会对它指指点点。我们会一边欣赏一边交流,甚至还可能产生争执。可是现在,曼彻斯特艺术画廊将其撤下了,我们再也不可能站在这幅画前面评点一二了,人类文明也突然间如坟墓一般寂静。

《戴安娜和阿克泰翁》

相比一些真正伟大的艺术品而言,《海勒斯和水神》只是稍显而已。如果按照同样的标准处理,我们应该立即将大量杰作从英国各大画廊和美术馆中撤下。委拉兹开斯(Velázquez)的《镜前的维纳斯》(Rokeby Venus)不应该出现在国家美术馆,因为画中柔软光滑的透露出,会让人们觉得不适。提香的《戴安娜和阿克泰翁》(Diana and Actaeon)也应该撤下,因为画中清晰地展现了女性的肉体。另外,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或许也必须取消即将举办的毕加索画展,因为展览中肯定有不少尺度令人震惊的画面。

从道德角度来看,艺术创造力从来都不是纯洁无暇的。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艺术家有意打造出很多令人震惊的作品。人们在造访美术馆时能看到杀人犯迈拉·希德莉(Myra Hindley)的肖像画、原生态的床以及纳粹玩具等作品,并在适度的震惊中有所收获。如今一切都变了,人们居然会因为一个多世纪之前的油画而感到惊骇。我对这种主义的做法没有丝毫敬意,这只是压迫自由的幽灵披上了新的外衣罢了。如果我们被这种伪装所欺骗,那么人类社会的自由价值将一去不返。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