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热云的融通和融合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蓝海飘韵(纸本设色)张热云

   张热云,是一个很难被定义的画家。她涉猎山水、花鸟,题材广泛,风格多元,既有深耕中国书画传统的作品,又有中西融合风格的探索实践类作品。她怀着承传中国传统绘画的梦想,进画界,拜名师,走世界,她从中国绘画传统的纵深处而来,又在创作中不断开拓创新,融通古今,融合技法,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独特美感。她在各个阶段所创作的不同主题的绘画,丰富多变,构成一个立体的、温暖明亮的“张热云绘画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能感受到她的沉静、专注,她对传统、对生活的热爱。

张热云是马来西亚、新加坡侨眷,她的身份很多,比如致公党中央文化委委员、全国归侨侨眷代表、北京潮人海外联谊会副会长兼书画院院长等。其祖父是马来西亚侨领,曾任华校校长、孙中山秘书,才名高卓,鸿儒满门,与中国山水画大家罗铭交情颇深。张热云自幼习画得到罗铭的指导,后来,她上京成为中国国家画院的访问学者,先后师从李小可、何家英、纪连彬、苗重安、汤立等。恩师汤立如此评价她:张热云酷爱中国传统书画,她勤奋好学,视野开阔,修养全面,花鸟、山水、人物全能,工笔写意均擅长,尤其是写意花鸟,笔墨酣畅,格调清新,生动传神,大气魄,有视觉冲击力。

张热云的山水画,不论是青绿山水,还是水墨山水,古意新出,变化多端,有着特别的温度。她的画作忠实于自然,情景交融,观察精细,表达细腻,山色或淡如烟云,或凌厉有力。青绿山水设色明亮绚烂,水墨山水深沉沧桑。可以说,她的山水画不仅是艺术的,更是人文的,其中蕴含的轻盈美好、沉重有力,有如悠远人生,随之浅唱低吟,可以于画中感受到大自然的生命诉说和她所提炼的“人生懂得”。她的《江山雪霁图》构图恢宏,开阔壮秀;《春风又绿湖上水》厚重润泽,线条交错;《关山翠谷》黄绿交映,清新宁静;《村舍外》山体巍峨,层次分明。她的《张谷英村写生》系列描绘了湖南岳阳张谷英村的宏大全景、青云楼书院、“当大门”、长廊小景等,展示了这片明清古建筑群的古风遗韵和村落的安宁祥和。其中《长寿之家》《孝文化馆》凸显了张谷英村的耕读传统,于建筑中观人文,于写生中蕴思考。

多年来,张热云常常带上素描本,足迹几乎踏遍中国的名山大川,还曾到美国、加拿大、英国、瑞士、德国、新西兰、马来西亚、斯里兰卡、墨西哥、巴拿马、泰国、日本等国家游历和创作。生活的认识、游历的感悟、写生的积累,以及对工笔画与摄影的长时间学习研究,使得她的画兼备了工笔和写意的优势。她将内心清风明月般的脱俗情怀寄于绿水青山间,在中国画创作中把对祖国河山和家乡山水的深情坦露于笔端。

江湖夜雨十年灯。《画鉴》有云:“徽宗性噬画,做花鸟、山石、人物,入妙品,做墨花、墨石,间有入神品者,历代帝王画者,至徽宗可谓尽意。”再来看张热云的花鸟画,精细微妙,神形兼备,继承了宋徽宗花鸟画中的“诗意”和“文气”,有一种难得的知识分子气格。她的《蓝海飘韵》梦幻蓝,竹意盎然;《绿茵圆梦》配色淡雅,细腻精致;《盛开似锦》《桃花源记》花朵绽放,明丽动人;《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黑白色调,娇羞柔美;《碧盘滚珠》构图新颖,墨彩巧妙;《马蹄莲》透亮鲜活,纯洁优美;《锦鲤》动感十足,嬉戏活泼。张热云的花卉尽显女性的丰润;而《雀窃私语》《祥瑞图》《锦绣家园》等对鸟类的描摹尤为纯真大气。尤其需要一提的是,她的莲花系列于绘画中传达信念,《砥砺前行》《了望》《坚守》《耕耘》《勤勉》《归来》等一幅幅莲花作品,柔媚中多了坚韧。此外,作为女性画家,难得的是张热云画鹰,其《超越》系列作品,可以说是工笔画与当代水墨的碰撞,张热云融合中西,笔法灵动,色彩雅致,鹰气逼人,呈现了富于时代气息和东方民族特色的画风。

张热云在绘画实践中探索,也在不断反思,思考着中国画的走向。她不想为自己划定一个所谓的明确方向,工笔也好,写意也好,中国也好,西方也好,她理想中的绘画应该是消解对绘画门类的限定,开阔视野,融汇古今中西,在新的时代广泛汲取新鲜的滋养。她尝试对传统中国画的形式要素进一步提炼展开,同时给予中国画鲜明的时代特色。突破、超越、探索、发现,是她乐此不疲的绘画追求,也是她对于中国画未来美好的期盼。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