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晖现代诗

逍遥游

聂晖

烟霞纵横,万里逢迎。

我心自在,百鸟齐鸣。

山水清清,草木贞贞。

春来冬去,方死方生。

花叶屡更,大道流行。

万物籍化,吾心澄明。

秋水一泓,素心满盈。

高天月正,波慢舟轻。

遥兮虚名,水静以平。

忘乎所以,心安自宁。

不着于相,物我与并。

逍遥天地,大道以成。

自怜

*聂晖*

花开娇艳兮,美不长久

人俏青春兮,老之将至

流光可见兮,瞬间而逝

我生不待兮,将何为?

著书立说兮,学之不厚

立德于世兮,养之未深

建功于今兮,处之微位

我生不待兮,何可为?

顾影自怜兮,勤学早起

身康体健兮,不负天赐

心广质朴兮,从善如流

天生我才兮,有大用!

端午前夜京城暴雨画屈原天问图赋诗

聂晖

芳草香兮,云飞扬,屈子一去兮,举国觞!

苍天悲兮,倾盆雨,我心伤痛兮,泪相望!

蛟龙潜兮,久不腾,楚地冰凉兮,故地亡!

手指松兮,流沙去,人心不古兮,粽蘸糖!

春秋去兮,数千载,人心犹古兮,祭端阳!

祭端阳兮,思当下,我辈何为兮,在四方!

在四方兮,有所为,我心不失兮,有故乡!

生命贵兮,有所为,若无所为兮,枉稻粮!

怀灵均兮,望楚江,烟波浩渺兮,云苍苍……

亲近寂寞

·聂晖·

因为寂寞,所以感悟

几多流传久远的诗文,缘于寂寞的感慨

无数涤荡灵魂的琴乐,出自寂寞的锤炼

因为寂寞,所以创造

寂寞使人沉静,让灵感在凝神静思中袅袅升起

寂寞令人清醒,让知觉在六根清静中骤然敏捷

因为寂寞,所以固我

寂寞使人坚持,让追求执着而不随波逐流

寂寞引人思考,让生命沉淀而能绽放异彩

因为寂寞,所以钻研

寂寞让人执着,可以沉心静气地将一份工作做到完美

寂寞让思想灵动,恍然发现自己原来站在牛角之颠而另辟蹊径

因为寂寞,所以深刻

寂寞让人拥有看贯花开花落的了然

寂寞让人品味默知尘埃落定的从容

所以,别怕寂寞,寂寞使人高贵

所以,亲近寂寞,寂寞使人高明

用寂寞善待自己

·聂晖·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名往

世间纷扰过甚,唯用寂寞善待自己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倾其一生而有所得者,唯用寂寞善待自己

世间美也多矣,人之生也短矣

如若诚心品鉴,唯用寂寞善待自己

当酒遇上水

·聂晖·

水还是那一汪碧莹莹的水

却有了灵魂

因为水遇上了酒

酒还是那一坛香飘飘的酒

却有了思想

因为酒遇上了水

当水遇上酒

水便不再是千篇一律的平淡,而是耐人寻味的醇香

当酒遇上水

酒便不再是一任刚直的猛烈,而是宽厚从容的品度

原来,酒与水天生一对

难的是

多一分太烈

少一分太淡

窗是夜的眼睛

·聂晖·

你说,

窗是夜的眼睛

月是夜的灵魂

我说

浪是海的笑靥

水是海的灵魂

于是

窗旁,你用理想丈量夜的宽度

月下,你用诗行装点夜的美丽

浪里,我用喜悦接纳生命的全部给予

水中,我用宁静积淀生命的最大厚度

若干年后

当我们再度相遇

夜与海依然沉静,我们却早已白发如云

挂在遥远的天际,细数满天的星星

通灵(一)

·聂晖·

是一瞬间的美

融入了诗画的意境

感念一季

是一瞬间的美

充实了智慧的灵魂

会心一笑

是一瞬间的美

握住了自由的心

砰然一动

是一瞬间的美

锁住了飘浮的情

融化一生

从此,不知哪来的力量

难以驾驭

从此,不知哪来的思念

难以寄托

在通灵的瞬间

也许,你只是一个向导?

这通灵的瞬间

也许,它来自内心的力量?

通灵(二)

·聂晖·

是那样令人窒息的美

是那样令人神往的智慧

是那样让人感动的泪水

是那样让人眷恋的陶醉

那一刻我通灵了

大脑一片空白

或许是,一片洁净

仿佛一片树叶都不曾落下

那一刻我通灵了

神思骤然停止

或许是,一片静寂

仿佛初春小鸟的第一声鸣啼

那一刻我通灵了

通体瞬间麻痹

或许是,瞬间充盈

仿佛灵魂突然离开肉体

那一刻我通灵了

双耳轰然雷鸣

或许是,已然失聪

仿佛飞身到了另一个世界

那一刻我通灵了

只觉眼花缭乱

或许是,看到亿万年前的世界

仿佛早已不是我自己

心灵驿站

·聂晖·

心灵是站点

际遇是货车

每一次都会有货物卸下

是美是丑全在主人要什么

有的主人下的怨恨多,

久之,心灵成为多恼河

有的主人下的恩情多,

久之,心灵成为爱情海

有的主人下的垃圾多

久之,心灵成为垃圾站

有的主人下的经典多

久之,心灵成为藏经阁

选择全在自己

旅行者

·聂晖·

独自背负着沉重的行囊

汇入匆忙的人流

手被勒出红梗

包袱越来越沉

身体像长着刺一般

在人群中跌跌撞撞

此刻,唯有思绪是沉着的

然而,此刻才品味人生酸甜苦辣的深邃与沉淀

外在的凄楚洗出内心的底片……

·聂晖·

火车站席地而眠的窘迫者

呼呼嚎嚎,沉睡难醒

别墅床舒适安躺的雅士们

翻来复去,长夜难眠

火车站好梦连天?

别墅床恶梦接地?

栖息地

·聂晖·

当美丽不再美丽

当诗意不再诗意

我们的灵魂要去哪里栖息?

在那个再也回不去的梦里

有多少情节等待着继续?

“希望”——也许就是它终极的美丽

不必等待它留下只言片语……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