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芾轶事

米芾北宋人,字元章,号海岳外史,襄阳漫士,官至礼部员外郎,太常博士,书画博士等职。

米芾为北宋四大书法家之一(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他的传世作品“研山铭”近些年在我国拍卖会上拍出了上千万的价格。米芾不仅是书法家还是著名的山水画家。他创造性地继承了董源江南画派的传统,创造了空前绝后的点式画法,被后人称为米点云山法。

米芾由于他的才学出众,更由于他的举止怪异,我行我素,几近癫狂,成为文人中的极富个性的人物。故成为历来画家描绘的对象,尤其明清以来凡是画人物的画家都以他为素材。我也非常喜欢这个人物。他极富才华,且为官不钻营,不逐名利,喜怒不藏,绝对是官场上的弱智者。可笑的举止透着可爱。因此我非常喜欢画憨态可掬的米芾形象,尤其是米芾拜石,成了我应酬活动和朋友的必画题材。

米芾的轶事非常有趣,下面摘录几段与大家共赏。

米芾在无为州时初入衙庭,见到一块奇形怪状的大石头。不知他脑子出现了什么幻觉,立即穿戴好官服,手捧见皇帝才用的笏板,对石连连跪拜,口呼石兄,并说:“吾欲见兄二十年矣!”不想他的举止被同僚在皇帝面前参了一本,说他的越理行为要么大逆不道,要么便是得了癫病,脑子出了问题。皇帝也觉得米芾太不像话,将他罢了官,如果不是看在他母亲给皇帝当过奶妈的份上恐怕连脑袋也保不住。米芾不甘心被罢官,于是便写了一封“辩癫帖”为自己辩护。讲自己头脑如何正常,不要听别人胡说云云。

米芾对砚石非常有研究,著有《砚史》一书。有一次他奉命为徽宗的御屏书写《周言篇》。书毕将笔一掷,得意的自语道:“一扫二王恶札,照耀皇宋万古!”皇帝赵佶被那“风樯阵马,沉着痛快”的书法所感染,称赞不已。米芾趁机说:“这砚已被臣濡染,陛下不便再用,不如赏给臣下吧!”赵佶点头应允。米芾高兴得手舞足蹈,顾不得砚内留有余墨便往怀里揣,墨汁溅渍一身,全无知觉。赵佶回头同蔡京说:“真是癫名不虚传也。”蔡京说:“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米芾喜收藏。据载其精品法书墨迹六十四帖,其中有王羲之的《王略帖》,王献之的《中秋帖》等。名画墨迹三十八幅,其中有顾恺之的《维摩天飞仙图》戴逵的《观音》等。米芾为收集名书画不惜千金,因此生活不免困顿。有时因钱不够,其母卖掉首饰为其凑钱。他为了得到《王略帖》颇费心机和周折。米芾在真州时到船上拜访蔡攸。蔡攸拿出王羲之的《王略帖》让他观赏。米芾见后爱不释手,提出用古画交换,蔡攸面有难色,米芾立刻卷起《王略帖》抱在怀中,站在船舷上要往江里跳。蔡攸急忙上前制止他说:“你何必这样呢?”米芾说:“你不肯换,我宁可一死!”蔡攸只好将贴换与他。米芾有时还用作伪的手段骗取书画。他曾以奉议郎身份坐涟水军使时,有人买到一幅唐代戴嵩的《牛图》米芾向其借观数日后,还给的是临摹的赝本。岂料那人拿着假《牛图》来找米芾,请求把真本还给他。米芾奇怪的问:“你怎么能识辨出是摹本?”来人说:“原画牛目中有牧童的影子,这幅牛图却没有,为何不是摹本?”米芾无言以对。米芾这些作为常常受到朋友的戏虐。苏东坡写诗戏笑他:“巧偷豪夺古来有,一笑谁似痴虎头。”杨次翁有一次请米芾吃饭。说:“今天为君做河豚鱼吃。”米芾很高兴,可端上是别的鱼。米芾不吃,杨次翁笑着说:“你不必犹疑,这是赝本。”

米芾为书画收藏虽是不择手段,却不能和那些为附庸风雅嗜奇佞古之流混为一谈。米芾之子米友仁为其父所临《右军四帖》的提拔有云:“所藏晋唐真迹,无日不展于几上,手不释笔临习之,夜必收于小箧,置枕边乃眠,好之笃于此。”可见其收藏非已单纯占有为目的,更重要的是为了“师古人”而做临习之资。然而为此目的而不择手段者,古今鲜见。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