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万水一界山-寇月朋对王界山焦墨山水画写生的评说

写生一词,应称其为写生命。每个画家之品行,在笔墨与斗方的宣纸之间尽显无疑,王界山就是这样的艺术家。

写生乃我国传统绘画从古至今之作画方式,大才大能之人无不从“师造化”中吸取营养,“穷自然之奥秘,发山川之精微”,才画出了不朽的传世名作。而一般画家则大多是“师古人”,然传承古人不能称其为家。至文人画兴起,写生终为临摹所取代。明清之际,山水画已将前人之画法经典化,画家忽视了对具有生命之自然、观察与体验,使其山水画只是前人丘壑搬前挪后。

王界山的焦墨山水,每一笔都体现出笔墨之精髓和中国传统文化之精神,回避了传统文人画严重脱离生活的弊端,每一笔都是他对生活的理解、对自然的感悟,每一笔都是对人生及生命的赞歌,更是他高贵灵魂的体现;王界山先生为中国焦墨山水画的创新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在中国山水画历史的长卷里必有其特殊的位置。

王界山

1963年生于山东青州。先后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首都师范大学。现任空军美术书法研究院副院长,空军部文艺创作室副主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导师;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学会理事;全军美术家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现为中国书画院常务副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八次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代表。曾获第三届北京中青年文艺工作者“德艺双馨奖”,被评为全军文化艺术工作先进个人。作品多次参加全军、全国性美术展览并获奖。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